开体育官网下载

被世界遗忘的俄罗斯足球,现在怎么样了?

         发布日期:2024-02-06 17:49    点击次数:79

随着俄罗斯人斯卢茨基取代吴金贵,成为上海申花的新一任主帅,俄罗斯足球再次进入中国球迷的视线。

就在斯卢茨基上任几天前的12月22日,俄罗斯足协刚刚宣布放弃加入亚足联,将继续留在欧足联并寻求加强联系的机会。

自2年前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国家队和俱乐部就遭到了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的全面禁赛。俄罗斯足协一度考虑过转投亚足联,但这项提议在内部被否决了,因为没人敢保证这样做就能让国际足联解除禁令。

被世界遗忘的俄罗斯足球,现在到底啥光景?

有人断舍离,有人发大财

2023年11月21日,俄罗斯在主场8比0大胜古巴。虽然对手不强,虽然只是一场友谊赛,虽然这场比赛是在伏尔加格勒进行的,但还是有来自全国各地的4万球迷涌入球场观看比赛。

比赛结束后,俄罗斯中场安东·米兰丘克主动找到古巴球员格洛尔请求交换球衣,格洛尔婉言谢绝了米兰丘克并表达歉意。格洛尔表示,古巴队员人手只有一件球衣,换了的话下场比赛就只能自己掏钱买新的了。米兰丘克对此表示理解,还把自己的球衣送给了格洛尔。

其实米兰丘克和俄罗斯队员们又何尝不是这样呢?2022年3月1日,阿迪达斯单方面终止了与俄罗斯的一切合作。自那之后,俄罗斯再未收到过一件来自阿迪达斯的球衣。

俄罗斯原本一直是阿迪达斯的重要市场。2022年是装备更换年,阿迪达斯原本还与俄罗斯设计师合作,以摩尔曼斯克的极光为灵感,为俄罗斯设计了一套十分精美的客场球衣。但在俄乌冲突爆发后,俄罗斯曾向阿迪达斯多次致信,希望阿迪达斯能交付2022款的球衣,哪怕只给一套,但阿迪达斯始终“只读不回”。

自那之后,俄罗斯只能穿着2020款的球衣参加比赛,好在旧版球衣库存充足。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俄超联赛各支球队的身上。

冲突爆发后,耐克和彪马也立即宣布终止与俄超球队的合作。耐克中断了对俄罗斯市场的一切产品供应,彪马也于当年3月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

然而人们很快惊讶地发现,等到2022/2023赛季开始的时候,仍然有3支球队身穿耐克的球衣,身穿彪马球衣的球队甚至从6支上升到8支。

事实上,在2022年,虽然这些体育品牌宣布退出俄罗斯市场,但也没完全退。比如阿迪达斯就在离开俄罗斯前,以清库存为由将转租零售权转让给了一名叫雅科夫·潘琴科的俄罗斯商人。耐克、彪马等品牌也是通过这种方式暗度陈仓的。

如此离婚不离家的行为,很快就引起乌克兰政府的不满,自此耐克才彻底撤出俄罗斯市场,而阿迪达斯和彪马至今仍我行我素。2022年10月,阿迪达斯就恢复了对俄罗斯市场供货,流入俄罗斯市场商品的价值已经远超俄乌冲突爆发前的水平;而彪马在2022年8月在新加坡注册了一家名EUT SOLUTIONS的零售公司,通过这家公司以零售的名义对俄罗斯市场进行供货。

本赛季,仍有4支球队身穿彪马的球衣,而潘琴科将一批阿迪达斯旧版光板球衣卖给了该赛季的升班马奥伦堡。外界猜测,或许是潘琴科和阿迪达斯只想闷声发大财,所以只敢卖给奥伦堡这支没什么存在感的球队。

耐克退出俄罗斯市场后,泽尼特改穿起荷马的球衣。这家西班牙品牌在俄罗斯市场没什么零售业务,因此退出俄罗斯时十分坚决,退出后也没有借助零售商重返俄罗斯。但荷马把商标使用权卖给了俄罗斯电商巨头野莓,使野莓可以在俄罗斯国内生产荷马的服装,只要能保证这些衣服不能卖到俄罗斯境外。雅科和卡尔美的情况也是如此。

不过除泽尼特外,如中央陆军、斯巴达、火车头和克拉斯诺达尔等强队都选择“裸奔”,他们身穿的球衣虽然也是由野莓生产的,但没有印上任何品牌的logo。他们或许是觉得这样做纯粹是自欺欺人,与其这样还不如把位置留出来打广告。比如斯巴达就在球衣的胸口位置印上了赞助商奇瑞汽车的logo,有的中国球迷还以为奇瑞也开始生产衣服了。

有意思的是,泽尼特虽然穿上了荷马,但还是对耐克念念不忘。训练的时候,大家还是穿耐克的训练T恤。去年年末泽尼特青年队来贵州比赛的时候,拎的包也都是耐克的。

总之,虽然俄罗斯球队没法从国际体育品牌那里获得赞助,但是这些体育品牌该挣的钱一分都没少,这也是西方企业响应对俄制裁政策的真实写照。

根据基辅经济学院的统计,在俄罗斯开展业务的3683家国际公司中,仅有309家公司彻底退出了俄罗斯市场,1218家企业仅仅是暂停了在俄罗斯营业,仍有2156家公司在俄营业,或是与俄罗斯有贸易商的往来。

就如电视剧《潜伏》中谢若林所说:“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

有人钻空子,有人兜圈子

2021年进行的欧洲杯上,俄罗斯取得1胜2负的战绩,小组垫底。彼时俄罗斯队平均年龄为27.9岁,在24支球队中排名倒数第7。不过真正能堪大用的,大多为像久巴一样步入生涯末期的老将。

近两年来,俄罗斯已经完成球员迭代,像扎哈良、萨福诺夫、秋卡温等潜力无限的球员,早被主流联赛的球队观察多时了,已经有球员走出俄罗斯,到其他欧洲联赛效力。

当年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大放异彩的戈洛温,如今不再是“全村唯一的希望”,刚满20岁的超级妖人阿尔谢尼·扎哈良取代了他的地位,被切尔西、巴萨和拉齐奥等劲旅竞相追逐。扎哈良18岁就在莫斯科迪纳摩坐稳主力位置,在此期间他出场89次,打进19球,送出25次助攻,被看作是新一代的传球大师。

切尔西是最下功夫的一支。切尔西球探提交的关于扎哈良的球探报告足足有电话黄页那样厚。在报告中,球探称扎哈良是当今足坛最为顶尖的19岁球员之一,很可能成为下一个莫德里奇。最重要的是,扎哈良在当时与莫斯科迪纳摩的合同只剩下一年,转会费不会太高。

尽管已经不再是切尔西的老板,但据说阿布还是在切尔西引进扎哈良的过程中起到了牵线搭桥的作用。然而等到了谈转会费的时候,麻烦才开始出现。

根据欧足联的制裁规定,不得向俄罗斯俱乐部支付10万美元以上的转会费用,英国政府和英足总更是严禁英格兰球队与俄罗斯球队往来:“绝不允许往俄罗斯人的账户里汇入一分钱,哪怕是一分钱也会成为打在乌克兰人身上的子弹”。因此,尽管莫斯科迪纳摩很乐意以1400万英镑出售扎哈良,但是这笔钱怎么付还是让两支球队陷入了沉思。

切尔西一直在与一些英国司法部的官员联系,试图找到一种在不违反制裁政策的情况下引进扎哈良的方法,但想出来的办法都行不通。后来,切尔西提出先让扎哈良与莫斯科迪纳摩解约,开运云体育官网下载然后以自由转会的方式签下扎哈良,等到对俄罗斯的制裁结束,再向俄罗斯支付转会费。

为此,工作人员曾专门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到莫斯科(现在英俄之间没有直飞),试图当面说服莫斯科迪纳摩的主席费多托夫,但费多托夫对制裁在短时间内解除不抱期望,所以拒绝了。

在后来,切尔西又心生一计,伯利试图通过自己拥有的另一支球队斯特拉斯堡来签下扎哈良,然后再让扎哈良租借加盟切尔西,为此他甚至找来了王牌经纪人皮门塔来运作这件事。法甲不像英足总那么“讲原则”,对引进俄超联赛球员没有限制,此前已有库兹亚耶夫转会勒哈佛尔这样的先例,因此伯利认为这次应该能成行。

切尔西对扎哈良的追逐从夏季转会窗持续到了冬季,然而最终扎哈良还是加盟了皇家社会,俄罗斯国家队主帅卡尔平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卡尔平曾效力于皇家社会)。扎哈良本人对这个选择十分满意,他在亮相仪式上说道:“对我而言,加盟皇家社会比去切尔西更加有趣。”

本赛季,扎哈良仍在努力适应西甲联赛的节奏和风格,卡尔平为了让他保持状态也不征召他回来踢那些无关紧要的友谊赛。俄罗斯前国脚吉洪诺夫评价道:“扎哈良天赋异禀,但每天保持刻苦训练也是很重要的。在俄罗斯他几乎不受伤,不用怎么出力他就能接管比赛。但这是西甲,他必须付出以前三倍的努力才行。”

那么,为啥扎哈良与切尔西无缘呢?

按照俄罗斯媒体的说法,英超球队当时已经开始酝酿,发起限制英超俱乐部从具有相同所有权集团的球队租借球员的投票,这让扎哈良对自己能否最终转会切尔西产生了怀疑。另外一方面,英足总再三要求扎哈良保证,不得在加盟切尔西后将赚来的钱转移到俄罗斯银行。没等去英超就被盯得死死的,赚了钱也花不了……一系列限制让扎哈良最终丧失了对英超的耐心。

不过对于其他俄超球员而言,幸运的是只有英超联赛才这样教条。

效力于泽尼特的巴西外援罗伯特·雷南也是皇马等一众欧洲球队引援的目标。虽然西班牙追随欧盟的规定,不与俄超球队做生意,但这不代表不能与巴西球队做生意呀。发现了盲点的泽尼特于是把雷南租借回了巴西国际,如果谁想要引进雷南,泽尼特只需要通过巴西国际中转一下资金就能完成交易,西汉姆联就曾经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引进雷南。

根据《阿斯报》的统计,自制裁实施以来,已经有28家俱乐部通过类似的方式规避了禁令,与俄罗斯球队完成了交易。

有人奔前程,有人寻未来

实际上,效力于俄超的球员并非只能通过转会的方式离开俄罗斯。2022年3月,国际足联临时修改了乌克兰和俄罗斯联赛的转会规则,允许在俄罗斯效力的外国球员和教练单方面终止或暂停合同。2023年5月,国际足联延长了这一裁定。截至目前,先后有35名球员依照这一规则离开俄罗斯,其中就包括克瓦拉茨赫利亚、克里霍维亚克等好手。

相比于他们,那些转会的球员即便要走烦琐复杂的程序,也要离开俄罗斯,也能反映出俄超联赛在无缘国际比赛后吸引力急剧下降的事实。

2023年7月,效力于泽尼特的巴西前锋马尔科姆以6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加盟沙特利雅得新月。若是算经济账,泽尼特不仅收回了当时引进他时所花的成本,还净挣了2000万欧元。但对俄超和俄罗斯足球的整体实力上而言是一次巨大打击。

早些时候,马尔科姆与泽尼特的另一名巴西外援克劳迪尼奥都加入了俄罗斯国籍。俄罗斯足协原本计划让他们有朝一日能代表俄罗斯参加国际大赛。不过没过多久,马尔科姆就对俄罗斯的国际大赛前景产生了动摇,并谋求转会。2023年6月17日,巴西足协在做通了马尔科姆的工作后亡羊补牢,火速征召他进入国家队,随着马尔科姆完成桑巴军团首秀,俄罗斯足协的计划也成了泡影。

不过令人意外的是,目前仍有数十名乌克兰球员在俄罗斯各级别足球联赛效力。

效力于乌拉尔的乌克兰前国脚库拉科夫。虽然在2022年初暂停了与乌拉尔的合同,而且他的妻子也不喜欢在叶卡捷琳堡生活。但来自东乌重镇伊久姆的他,对过去7年间乌克兰当局对东乌的做法十分不满,也厌恶泽连斯基当局。最终乌拉尔的主席亲自迎回了这位功勋队长,而泽连斯基也特别发布总统令,褫夺乌克兰足协授予他们的一切荣誉。对此,库拉科夫回应道:“我真的很喜欢叶卡捷琳堡,而且我不打算离开。”

类似的情况也在效力于苏维埃之翼的另一名乌克兰国脚伊万尼谢尼亚的身上发生。在冲突爆发之初,伊万尼谢尼亚曾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一张乌克兰国旗的照片和三个祈祷的表情。不过后来,泽连斯基还是对伊万尼谢尼亚不回到乌克兰而大发雷霆,并对他进行了制裁。伊万尼谢尼亚也曾表示,乌克兰球员在俄罗斯很安全,回到乌克兰才是不安全的。

无独有偶,效力于顿涅茨克矿工的小将罗斯普特科在一场欧洲青年赛事后失联,当矿工的队伍发现他只留下了折叠整齐的球衣时,他已经跑到俄罗斯驻比利时大使馆寻求避难。他的父亲说:“我不能告诉你们他离开矿工的原因,但他在俄罗斯肯定更安全,他会申请俄罗斯护照,并回到他在顿涅茨克的家乡。”

鼎盛时期,俄超拥有来自69个国家的227名外籍球员,如今,这个数字减少到49个国家和139名外籍球员。外籍球员参加比赛的积极性和留下来的欲望也在不断下降。

为此,俄罗斯足协想尽一切办法,在制裁下谋求生存。比如让俱乐部出国访问,或是参加由中东国家举行的国际俱乐部邀请赛,比如泽尼特青年队的贵州之行。今年2月5日,圣彼得堡泽尼特还将与上海申花在多哈举行的“平等杯”上过招。

国家队层面,俄罗斯会通过友谊赛来维持国际足联排名。除了欧盟国家和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以外,余下的大部分国家都不反对与俄罗斯进行比赛。俄罗斯女足就在去年6月份就来到中国,协助中国女足练兵。访问俄罗斯的国家队,也受到俄罗斯热情的招待,比如当奥纳纳率领的喀麦隆队抵达莫斯科时,三名身着民族服饰的迎宾员就献上了新鲜的面包和盐,这是俄罗斯欢迎客人的最高礼节。

目前对俄罗斯的制裁政策已经出现了松动的迹象。在去年进行的欧足联执委会会议上,包括欧足联主席切费林、德国名宿鲁梅尼格在内的多名执委都支持俄罗斯U17重新获得参加国际赛事的资格。尽管波兰名宿博涅克对此强烈反对,但这一决议还是得到了通过。这也让俄罗斯足协看到了希望,并最终促使俄罗斯足协不再谋求转投亚足联。

但距离一切结束仍为时尚早,俄罗斯足球何时走出困境,谁也说不清。从俄罗斯足球的身上,我们看不到所谓的“体育与政治无关”,只能看到“枪响之后,没有赢家”。

作者:苏联红军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开体育·Kaisports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3 专业体育资讯站 版权所有